投稿

甘肅發現一批漢簡,考古發現令人不解:漢朝軍人識字率很高?

來源/ 甘肅文化產業網 作者/ 時間/2020-02-07 09:53:19
甘肅文化產業網按 1930年,在內蒙額濟納河流域的居延地區,西北科學考察團中的瑞典學者F.貝格曼,對30余漢朝烽燧遺址進行調查挖掘,出土簡牘一萬余支,后被稱為“居延漢簡”,史譽其為20世紀中國檔案界的“四大發現”之一。

1930年,在內蒙額濟納河流域的居延地區,西北科學考察團中的瑞典學者F.貝格曼,對30余漢朝烽燧遺址進行調查挖掘,出土簡牘一萬余支,后被稱為“居延漢簡”,史譽其為20世紀中國檔案界的“四大發現”之一。

這批漢簡現藏臺灣“中央研究院”,其內容絕大部分為漢代邊塞上的屯戍檔案,一小部分是書籍、歷譜和私人信件等。

自此之后,在歷年考古發現中,不斷在漢朝烽燧遺址中出土竹簡。出土的漢簡固然珍貴,比如1981年在甘肅敦煌烽燧遺址中出土的漢簡,就有一條特殊法令——《擊匈奴降者賞令》,從側面解讀出漢軍兇猛的一個原因在于重賞,但這批漢簡存在的地點卻也非常值得深思。

眾所周知,所謂烽燧就是我們熟知的烽火臺,往往處于最前線,一般只有數人,軍中地位比較低下或者說極為普通。更重要的是,這些應該都是“大老粗”的邊塞軍人。

那么問題來了:為何邊塞烽燧有漢簡,這些軍人讀得懂嗎?

答案非常明確:通過考古發現可以確認,不可能100%識字,但識字的的確不在少數!

其實,別說漢朝邊塞軍人了,即便到了明清之際,很多將軍都是大老粗,大字不識一個,近代軍隊中,就有不少文盲將軍。

難道漢朝擁有一支有文化的軍隊?如果這一結論成立,顯然顛覆了我們傳統印象,但卻能從另一個冷門角度解釋漢朝強大的原因。

根據居延漢簡內容,可以看到漢代邊塞軍人識字率確實不低,漢朝一個邊境小型烽燧有9人,可能2-3人識字!

一,居延漢簡中有戍卒日常勞作的記錄《日跡簿》,武器裝備的登記《守備器簿》,糧食發放的記錄、衣物存放的記錄等??梢?,一個小小邊塞烽燧中,至少有一個擔任文書職責的軍人。

二,這批竹簡中還有小學字書《倉頡篇》、《急就章》等。這些竹簡的存在,說明邊塞軍人有學習風氣。有跡象表明,漢朝是促使將士們主動去讀書識字,以更好地完成本職工作。

三,在一些竹簡上,明顯可以看到是練習書法,學者研究認為這些是習字簡,是書寫練習的遺存。根據出土情況,習字簡數量頗多,說明烽燧軍人不僅學習,而且還想提高書法。

四,在居延漢簡中,還發現了一些個人債務記錄、私人信件等。通過分析,學者認為是出自普通軍人之手。顯然,識字的普通軍人也不在少數。

建國之后,在甘肅玉門關市花海鄉鎮的一座漢代烽燧遺址中,考古專家發現91枚漢簡,內容佐證了這一判斷,木簡記載有詔書、簿籍、甲子表、書信等,尤其是發現小學字書《倉頡篇》字書,與居延漢簡中發現的一樣,都屬于軍人熱情學習的證據。

令人奇怪的是,為何漢軍識字率會如此之高?其實也很簡單,漢承秦制,是以制度治國治軍,值班用度行軍打仗等等都要一一記錄在案,所以軍人想要升官,那么必須要識字,不然無法處理軍務,讀懂眾多規章條例,以及各種軍中信件。出土的里耶秦簡等,證實秦朝小官文案工作非常多。

就以上述烽燧來說,入庫糧食多少、每天用了多少、裝備情況、值班排表等,秦漢時期都要求一一記錄在案,那么烽燧軍事長官雖然未必操勞此事,但肯定要識字,不然根本無法管理烽燧。

管中窺豹,通過一個小小的烽燧,可以看到整個漢軍的識字率應該不會低。

不能說漢軍識字就一定會比匈奴強,但一支識字的軍隊,無論軍隊組織、還是學習及利用裝備的能力,往往都會比一支文盲軍人更強,尤其領頭的還是一只好戰的獅子。

因此,從識字率這個冷門角度來看,漢軍能夠戰勝匈奴并非偶然,而是蘊含著必然的因素。

  

這就帶來另一個有趣的疑問:漢朝識字率有多高?

史書上肯定沒有直接答案,但卻留下了一些蛛絲馬跡。漢朝《四民月令》中有“貧子冬日乃得學書”,農忙時做農活,但冬天閑暇之余卻是讀書,而且還是“貧子”。

《史記》中記載了一則故事,說的是漢文帝妻子竇太后弟弟的傳奇。竇太后弟弟叫竇廣國,字少君,“年四五歲時,家貧,為人所略賣,其家不知其處”,4、5歲時被人拐走成為奴隸,但20歲時大難不死跑到長安,聽到皇后是竇太后,就覺得是自己親姐姐,于是“上書自陳”是竇太后弟弟。而且史書記載,“廣國去時雖小,識其縣名及姓,又常與其姊采桑墮,用為符信”。一個四五歲的貧家子,卻“識其縣名及姓”,而且做奴10多年后還能“上書自陳”,

其實,透過《史記》、《漢書》等,可以頻繁看到小人物上書的記載。固然有些可能是找人代筆,但也可能是自己直接書寫。

可見,雖然無法準確統計漢朝識字率,但通過史書記載和考古發現,卻可以看到漢朝人的識字率可能超出我們想象!

因此,漢朝的強大漢軍的犀利,絕非單純武器裝備的先進、戰爭意志的堅決、戰術戰略的得當等原因,更有大漢帝國民眾的內在素質。

令人遺憾的是,宋朝文武對立之后,武將不識字一下子仿佛成了時尚,如果武將識一點文字,就是“文武雙全”。其實在秦漢時代,這只是稀松平常之事,文人上馬能打仗,武將提筆下千言,文武沒有明顯的界限。

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甘肅文化產業網立場!甘肅文化產業網尊重行業規范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;甘肅文化產業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甘肅文化產業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將受到甘肅文化產業網的追責。

欄目導航

推薦閱讀

中专学什么赚钱 捕鱼达人3安卓免费下载 *股票涨停 22选5河南开奖查询 熟客温州麻将app下载不了 贵州11选五奖金有多少 不需要网络的单机游戏 江苏7位数走势图带连线 贵州麻将规则 中国所有股票代码 马会原创二尾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