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

敦煌,漫漫黃沙掩不住的明珠

來源/ 甘肅文化產業網 作者/ 時間/2020-02-05 10:11:03
甘肅文化產業網按 敦煌,歷史悠久,早在原始社會末期,便有人類在這里繁衍生息。夏商周時期,這里是一個古老的民族——羌戎游牧生活的地方;戰國時期,大月氏人逐漸在這里崛起;西漢初年,匈奴人占據了包括敦煌在內的整個河西走廊,威脅著大漢帝國的安危。

敦煌的興起

360截圖20200205100905839

敦煌,歷史悠久,早在原始社會末期,便有人類在這里繁衍生息。夏商周時期,這里是一個古老的民族——羌戎游牧生活的地方;戰國時期,大月氏人逐漸在這里崛起;西漢初年,匈奴人占據了包括敦煌在內的整個河西走廊,威脅著大漢帝國的安危。

“敦煌”這個名詞,便在漢武帝時期,正式出現在張騫寫給漢武帝的報告里,引起了這位一代雄主的注意。

此時,西漢王朝經過幾代人的經營,已經空前強大起來,雄才大略的漢武帝,再也不愿將帝國的和平寄托在女人的胸脯之上,于是,聯絡西域、夾擊匈奴便成了西漢王朝的國策。

公元前121年,西漢軍事天才、絕世名將霍去病接連發動兩次河西之戰,一舉擊敗強大的匈奴,收復了包括敦煌在內的整個河西地區,徹底打通了通往西域的道路。隨后,漢武帝在河西走廊設置武威、張掖、酒泉、敦煌四郡,又從令居(今永登)經敦煌直至鹽澤(今羅布泊)修筑長城和烽火臺,并設立陽關和玉門關,史稱“列四郡,據兩關”。

從此之后,絲綢之路便成為東西方往來的交通要道,而敦煌,堪稱“咽喉鎖鑰”,處于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,作為中國及西域各國商人、僧侶、使節等來往停留的中轉站,也由此成為絲綢之路上最為璀璨的一顆明珠。

東漢時期,佛教從印度傳入中國,由于敦煌位于佛教東傳的通道和門戶,因此,比中原更早受到了佛教的影響。

敦煌的繁盛魏晉時期,隨著中央控制力的減弱,河西地區進入了群雄爭霸時期,先后建立了前涼、后涼、南涼、北涼、西涼等多個割據政權,敦煌,在前涼張駿統治時期,被改名為沙州,在李暠建立西涼后,將其定為國都,敦煌由此成為中國西北地區的文化中心。

由于五胡亂華造成的中原大亂,導致大批的中原百姓逃難到相對穩定的河西地區,其中不乏碩學宿儒、能工巧匠,他們給河西帶來了中原先進的文化和生產技術。大量人口的聚集,混亂的社會現實,使得自東漢以來傳入中國的佛教開始在敦煌興盛起來,著名的譯經大師竺法護長居敦煌,被譽為“漢傳佛教奠基者”的鳩摩羅什、西行天竺求經的高僧法顯都曾在敦煌留下了他們的足跡,敦煌,逐漸成為河西地區的佛教中心。

公元366年,一位法名叫樂尊的和尚云游到敦煌,他看到鳴沙山上金光閃耀,好象有萬佛在金光中出現,他認為這里肯定是圣地,于是就請人在崖壁上開鑿了第一個佛窟,莫高窟由此誕生了!

后來,北魏統一北方,滅掉了北涼,占據了整個河西地區。北魏對于佛教的崇尚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,相繼開鑿了云岡石窟和龍門石窟,當然,也不會忽視佛教圣地敦煌莫高窟,北魏時期,佛教的信徒們在莫高窟開鑿了13個洞窟。

隋朝統一南北之后,隋文帝將大批南朝貴族連同其部族遷徙到敦煌,南北的佛教文化在敦煌開始交匯融合,終隋一世,莫高窟又增添了77個洞窟,其規模宏大,壁畫彩塑技藝精湛,呈現出南北兩種明顯不同的藝術風格。

唐朝時期,中國封建社會的經濟文化都達到了高度繁榮的程度,佛教也隨之更加興盛。公元645年,玄奘法師從印度取經返回,途經敦煌回到長安。敦煌莫高窟的開窟數量激增,達到了一千余窟,保存至今的有232窟。這些唐代的洞窟,壁畫風格富麗燦爛,人物造型優美,飛天即為典型的代表,她們或腳踏彩云,徐徐降落,或昂首振臂、騰空而上,或手捧鮮花,直沖云霄,或手托花盤,橫空飄游,衣裙飄曳 ,舞帶漫卷,充分展現出了李白詠贊仙女詩的迷人風韻:

素手把芙蓉,虛步躡太清。霓裳曳廣帶,飄浮升天行。

安史之亂后,大唐王朝由盛轉衰,吐蕃趁機占領了河西地區。隨后,敦煌出現了一位漢人英雄張議潮,公元848年,他率眾起義,組織歸義軍,反抗吐蕃的殘暴統治,先后收復包括沙州(敦煌)在內的河西十一州,然后派遣兄長張議潭攜版圖戶籍歸附唐朝,被唐宣宗冊封為河西、河湟十一州節度使,治所在沙州。

其后,張氏及其后人經營河西達60余年。直到五代時期,張氏絕嗣,張議潮外孫婿曹議金受眾人擁戴,出任歸義軍節度使、沙州刺史,執掌瓜、沙二州軍政權,他審時度勢,外同回鶻、于闐聯姻,內結世家豪族,穩定內外局勢,同時致力于發展農牧業生產,使河西地區維持了一百余年穩定安寧的局面。

這一時期,敦煌莫高窟的開窟造像仍在進行,并未受到局勢變動的影響。

敦煌的沒落北宋時期,黨項族的一支、崛起于夏州(今陜西境內)的拓跋李氏,占領河西地區,建立了西夏政權,敦煌從此脫離中原王朝的控制。但西夏統治者也崇信佛教,因此,莫高窟的開窟行動仍然繼續進行,前后共開鑿了100多個。至今,莫高窟仍保存著大量豐富而獨特的西夏佛教藝術,著名的“敦煌遺書”便在此時封藏在莫高窟第17窟內。

1227年,蒙古大軍攻滅西夏,河西地區自此歸元朝所有。元朝升敦煌為沙州路,后設沙州總管府。遠征西方的蒙古大軍,往來都要經過敦煌,敦煌再次成為東西方往來的交通要沖,著名的意大利旅行家馬可.波羅便是途經敦煌進入到元大都,繼而漫游中原大地。

元朝的統治者也崇信佛教,因此,莫高窟的開鑿得以延續,現存元代洞窟約9個,以第三窟中的千手千眼觀世音像最為精彩,然而,這已經是屬于敦煌莫高窟的落日輝煌了。

明朝正德年間,敦煌被吐魯番占領。公元1524年,嘉靖皇帝下令將嘉峪關外的百姓遷入關內,鎖閉嘉峪關,廢棄瓜、沙二州。此后約二百年的時間,嘉峪關外成了化外之地,戰亂頻仍,百姓流離失所,田園荒蕪,曾經輝煌了一千多年的敦煌,漸漸淹沒于漫漫黃沙之中,成為"風播樓柳空千里,月照流沙別一天"的荒漠之地了。

直到清朝康熙年間,清王朝才陸續收復了嘉峪關外的大片土地,1725年,雍正帝在敦煌重建沙州衛,并從甘肅等地遷大批軍民屯墾于沙州一帶,并引黨河水灌溉田地,敦煌又逐漸恢復成為河西地區的戈壁綠洲。

敦煌學的興起光緒二十六年(公元1900年)農歷五月二十六日,寄身于莫高窟的道士王圓箓在清理第16窟的積沙時,偶然發現了封閉了近千年的藏經洞(今編號為第17窟),由于敦煌當地富紳無人能夠認識到洞內文物的價值,瀕臨滅亡的清政府也無力對莫高窟進行保護,導致藏經洞中的大批敦煌遺書和文物先后被外國“探險隊”掠奪而去,分散于世界各地。

敦煌遺書和文物的散失對中國文化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失,但卻客觀上卻推動了東西方學者從不同角度對它們進行整理和研究,并在二十世紀三十年代形成了一門新的學科——敦煌學。

國學大師季羨林先生曾說過:

世界上歷史悠久、地域廣闊、自成體系、影響深遠的文化體系只有四個:中國、印度、希臘、伊斯蘭,再沒有第五個;而這四個文化體系匯流的地方只有一個,就是中國的敦煌和新疆地區,再沒有第二個。敦煌文化的燦爛,正是世界各族文化精粹的融合,也是中華文明幾千年源遠流長不斷融會貫通的典范。選擇敦煌,是一種歷史的機遇。

20世紀80年代以來,國內學者把敦煌看作“吾國學術之傷心史”,以敦煌研究院為代表的一大批研究機構相繼建立,不斷加大了對敦煌學的研究,中國的敦煌學的研究水平和成果,開始逐漸居于世界前列。

如今的敦煌,莫高窟、玉門關遺址、懸泉置遺址均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,作為國家級的歷史文化名城,已經成為國內外游客普遍向往的旅游目的地。

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甘肅文化產業網立場!甘肅文化產業網尊重行業規范,每篇文章都注明有明確的作者和來源;甘肅文化產業網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來源:甘肅文化產業網"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將受到甘肅文化產業網的追責。

欄目導航

推薦閱讀

中专学什么赚钱 北京11选五开奖规则 75秒速赛车全天计划 最大的股票配资公司 广东36选7要几个才中奖 腾讯三分彩彩票合法吗 赌博最正规网站平台 股票是根据什么上涨 浙江11选五基本走势计算 产业基金配资是真的吗 十一选五乐选玩法奖金对照表